二把手 新華社發
  從“河北第一秘”李真到“上海第一秘”秦裕,再到近來網絡熱議的冀文林等“秘書五人組”……近年“秘書腐敗”現象引人關註。
  近日,一名從事秘書工作十幾年的省級機關工作人員,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了他工作中的所見所聞和感悟,或許能為這個問題提供某種答案。
  秘書與貪官的“那些事兒”
  有秘書“狐假虎威” 與領導結成“腐敗共同體”
  秘書自述
  這幾年官場小說流行,其中有不少關於領導幹部秘書的內容,“秘書”這一崗位引發人們不少遐想。事實上,秘書是一般工作人員,主要是協助領導幹部調查研究、聯繫接待等。但秘書會多多少介入領導幹部的生活,而且作為工作助手,如果跟的領導腐敗了,秘書很難幸免。
  記者梳理髮現,“秘書腐敗”案通常有三大特點:一是角色異化,不僅是助手,還扮演著“辦事員”、“勤務兵”等角色,成為“大管家”;二是“狐假虎威”,利用工作便利大肆腐敗;三是與領導結成“腐敗共同體”。
  據報道,“河北第一秘”李真在任秘書期間作風就不好,對地位比自己略高的人也呼來喝去,甚至偽造與中央領導合影掛在辦公室。後來他在接受採訪時說:“我做秘書時,雖說有人管,但沒人能監督。”
  專家觀點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說,我國黨政機關應只有工作秘書,如今卻有些秘書給領導辦私事,如幫著接送孩子、買機票,這是不正常的。許多地方和部門對秘書崗位職責儘管有規定,但比較模糊,也沒有得到很好落實,使一些秘書被視為領導的“化身”,為腐敗提供了“生存土壤”。
  無權為何成“二號首長”?
  只要獲領導欣賞,組織考察就是走個過場
  秘書自述
  領導選拔秘書常會先框定大致範圍,再由工作人員從符合條件的人中挑選,實際選拔中也不乏領導指定人選,“只要獲得領導欣賞,被指定提名,事前組織考察實際上就是走個過場”。許多人當秘書主要是從個人仕途上考慮,領導強勢的能給秘書落實個實職,弱勢的也能給落實個待遇。
  秘書確實有一定尋租空間,如許多秘書和領導都是異地任職,平時在一起接觸和交流的時間多;即便是本地任職,也還是比其他人接觸的機會要多,影響領導決策有不小的空間。秘書雖然名義上沒有權力,但在許多人眼中,秘書直接服務對象是領導,這種工作上的特殊性,使秘書被認為是領導“身邊人”,在一些人眼中更是領導的“自己人”,稱其為“二號首長”。
  專家觀點
 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說,一些地方和部門對秘書的選拔任用程序不規範,如秘書由領導挑選或指定,這種情況下,領導選任秘書不是出於其工作能力,而是對自己是否忠誠。一些領導把秘書對工作忠誠和對自己忠誠划了等號,助長了用人不正之風。
  “秘書是職員而非官員,要讓秘書回歸‘本色’。”竹立家說,實現秘書與領導關係“正常化”,需進一步細化秘書崗位職責。 據新華社
  新華社披露貪官背後的“情人三重門”
  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,作為貪腐官員身邊“狐狸”角色之一的情人會走入三重門:
  1 編外枕邊人
  從近年來的反腐案件可看出,“落馬”官員中相當一部分道德敗壞、生活腐化,他們身邊的情人就是最好的註腳。在一些地方查處的官員貪腐案中,一些落馬官員甚至有多個“編外枕邊人”,網上還曝出官員用MBA方法來管理情婦……
  有媒體盤點中紀委網站從2012年底至今年9月5日的630多條案件通報信息發現,在此期間,全國已有241名不同級別的落馬官員被移送司法機關或有司法機關介入,其中48人被認定存在不正當男女關係,占比近兩成,均為男性。
  2權力掮客
  從多起貪腐案件來看,情人們成了落馬官員的枕邊人後,“狐假虎威”地充當起“權力掮客”,為自己牟利。一些落馬官員也順勢而為,幕後操作權錢交易,與情婦合作獲利。
  今年8月20日昆明鐵路局原局長聞清良以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其情婦鐘華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。經查明,2009年9月至2011年2月間,鐘華伙同情夫聞清良,利用聞職務便利,為多家公司解決鐵路運輸計劃問題提供幫助,先後收受上述公司負責人給予的錢款共計1800餘萬元。
  3反腐“先鋒”
  近年來,網上不時曝出情婦舉報官員事件,曬艷照,曬各種奇葩的離婚承諾書、結婚承諾書、包養協議等荒唐保證書,為反腐提供了重要線索。“情人反腐”成為查處不少貪官的突破口和有效途徑。
  7月17日,山東省農業廳原副廳長、黨組副書記單增德受賄700餘萬元被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5年。2012年,網上曾流傳一段視頻和一紙承諾書,爆料單增德與一單身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長達6年。山東省紀委介入調查後證實單增德與蘇某長期保持不正當兩性關係,並收受他人賄賂。
  (原標題:“圈內人”眼中的“秘書生態”(圖)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訂製

pf52pfkv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