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距離高考還有兩天,萬州區檢察院的莎姐檢察官們來到梁平縣,為一個特殊考生助力,他叫秦暢(化名),19歲。三年前,他出走到萬州,盜竊他人財物案發,檢察院因他未成年,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。莎姐檢察官們趕在高考之前給小秦做心理輔導,希望他帶著平常心上考場。
  小秦的特長是國畫,藝考成績已經過了國家的一本線。他想考一所重慶之外的大學,出去歷練一下。
  他的應考心理很健康
  “最近過得怎麼樣,對考試有沒有什麼顧慮?”昨天,在梁平一間安靜的屋子裡,莎姐微笑著對秦暢說。他們還詢問了小秦的飲食和睡眠狀況,不停地在紙上勾勾畫畫,正在給他做心理健康測試和壓力測試。
  “我覺得還好,儘力而為就行了!”秦暢說,關於高考他並不強求,能回到學校繼續讀書參加高考已經很感激了。
  萬州區司法局白羊司法所副所長、三級心理咨詢師劉均給小秦做了40分鐘的心理輔導,她說:“這孩子心理還是蠻健康的,尤其是應考的心理,能保持平常心;心理輔導是一個長期的過程,這也與檢察院莎姐們之前的輔導分不開。”
  劉均還說,每次的心理輔導時間不宜過長,以消除被輔導者的逆反心理;跟她同去的還有檢察院的兩位莎姐和關工委的同志。為了消除社會的影響,還專門選乘了一輛民用車。
  迫於生活壓力去盜竊
  2011年,17歲的秦暢因為家庭矛盾,離家出走到萬州。做了一個多月的服務員後,他迫於生活壓力和麵子,用塑料卡撬開某賓館的房間,盜竊筆記本和香煙首飾若干,共價值2000多元的財物。
  去年,萬州區公安局偵破此案,併在今年2月移送萬州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。在案件審查時,萬州區檢察院常務副檢察長鄔小軍說:“辦理未成年人案件要以輓救教育為主,懲罰為輔。”
  父親為他放棄了事業
  “我也在反思自己,為什麼就是跟自己的兒子關係處理得不好?”說起兒子的往事,秦暢的父親秦明(化名)有不少惋惜。
  秦明早年在深圳打拼,由於忙碌,跟孩子相處的時間很少,加上管教方式也比較簡單粗暴,小秦暢一直輾轉於親戚朋友和學校之間。
  小秦暢在深圳出生,半歲以後被帶回四川的外婆家併在那上了幼兒園;到六七歲的時候,在親戚家短住,上了一年小學;隨後,又被秦明接到東莞,上了初中再送回梁平,小小年紀也算是“經歷豐富”。
  直到秦暢上了中學,秦明見兒子也大了,實在不放心;心一橫,放下了在深圳的事業,回家之後,一面繼續以他的方式教育孩子,一面忙於新一輪的創業。令他想不到的是,即使如此,秦暢還是在2011年走了歪路。他坦言,兒子誤入歧途比他任何一次生意的挫敗讓他更有失敗感。
  奮發圖強過了藝考一本線
  秦暢說,在那次之後,他也心裡很不安,就重新回到梁平。“那一次爸爸倒沒打我,只是問出了什麼事,從來沒見到過我這樣,問得我很心慌。”小秦說,他聽從了父母的建議,開始準備藝考。
  當時,小秦的功課一般,又常常提心吊膽,學習成績沒有什麼起色。
  “第二年就東窗事發了,那時反而不那麼心慌了。”小秦說。在案件辦理的兩年中,他也漸漸意識到自己該做點什麼,心情反而靜下來了。
  秦暢的高中班主任介紹:“這兩年他變化蠻大的,學習也挺努力的,以他的基礎,考得這麼好不容易。”
  承辦秦暢案件的檢察官謝昕原介紹,秦暢的藝考成績很不錯,已經過了國家的一本線;小秦從小學國畫,頗有些藝術功底,算是一個藝術人才苗子。
  “我比較想考一所重慶以外的大學,想去外面學習學習,歷練歷練。”他說。
  重慶晨報見習記者 張旭  (原標題:盜竊少年今高考,莎姐為他做輔導 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訂製

pf52pfkvw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